被稱為“中國人臉識別第一案” 浙大法學博士拒“刷臉”入園打官司引熱議

大河網
段偉朵
時間:2019-11-06 14:20:08
點擊:
分享:

  杭州野生動物世界(圖片來源于網絡)

  近日,“中國人臉識別第一案”在網上引發熱議:杭州野生動物世界引進了人臉識別技術,應用于年卡使用者的入園檢票。年卡用戶郭兵認為該技術存在不確定安全風險,不愿“刷臉”入園,要求退卡被拒后將園區告上法庭,11月1日法院立案。

 

  如今,曾被譽為高科技的人臉識別已應用在日常生活的很多地方,在帶來便捷的同時,也引發了公眾擔憂:快遞柜、小區門禁乃至動物園等,都開始引進人臉識別系統,這些地方有必要“刷臉”嗎?強行更換系統是否侵犯了消費者權益?人臉識別的法律邊界在哪里?5日,記者就上述問題進行了采訪。

 

   [熱議]拒“刷臉”提起訴訟,被稱“中國人臉識別第一案”

 

  根據郭兵遞交杭州市富陽區人民法院的民事起訴狀顯示,2019年4月27日,郭兵購買了杭州野生動物世界(以下簡稱“動物世界”)年卡,支付卡費1360元。年卡咋用?動物世界承諾,該卡一年內有效,通過驗證年卡及指紋入園,不限次數暢游。

 

  今年10月17日,在沒有與郭兵進行任何協商,也沒有經過其同意的情況下,動物世界通過短信方式告知他,園區年卡系統已升級為人臉識別入園,原指紋識別已取消,即日起,未注冊人臉識別的用戶將無法正常入園。如尚未注冊,請攜指紋年卡盡快至年卡中心辦理。為確定是否屬實,10月26日,郭兵專門驅車前往核實,動物世界工作人員明確告知其如果不進行人臉識別注冊將無法入園,也不能辦理退卡退費手續。

 

  郭兵認為,人臉識別系統需要收集消費者面部特征等個人生物識別信息,該類信息屬于個人敏感信息,一旦泄露、非法提供或濫用將極易危害消費者人身和財產安全。為此,10月28日,郭兵向杭州市富陽區人民法院遞交了起訴書。

 

  11月1日,杭州市富陽區人民法院出具受理案件通知書,正式立案。一起看似普通的服務合同糾紛,因為背后涉及的是公眾都有可能遇到的“刷臉”,在網上引發熱議,被稱為“中國人臉識別第一案”。關于這起訴訟,據錢江晚報報道,提出質疑的郭兵,是浙大法學博士。杭州野生動物世界工作人員表示,升級是為了入園更加便捷,刷指紋因手脫皮、指紋淺等,出現刷不上的情況。

 

   [擔憂]我的“臉”能隨意被采集嗎?

 

  為何此案引發眾多網友關注?或許因為“刷臉”正在快速走進我們的生活。從最初的新奇,到使用的便捷,再到可能涉及“濫用”的擔憂。

 

  2017年9月13日,蘋果公司宣布在最新機型iPhoneX中,采用人臉ID識別替換了原來TouchID指紋識別,用戶只要按兩次電源鍵,然后臉對著手機就能完成手機解鎖/支付。手機刷臉解鎖一度成為“潮人”的象征,又炫酷又便捷。經常坐高鐵的人也會注意到,進站時,原本的人工驗證票、證、人系統,多了一排人臉識別驗證系統,只需把身份證對準感應區,面部正視閘機攝像頭,驗證通過即可進站。

 

  然而,當越來越多的民用領域,比如賓館登記、單位打卡、智能快遞柜、小區門禁等,開始使用人臉識別技術,便捷背后開始出現關于個人信息安全的擔憂:我的“臉”可以隨意被采集嗎?“刷臉”真的安全嗎?

 

  今年8月份,本報報道鄭州市有小區要求業主從刷卡進門變“刷臉”進門,引發部分業主質疑:我的隱私如何保護?門禁用刷卡就好,為啥非要換成“刷臉”?

 

  10月份,浙江嘉興一學校學生在一次課外科學實驗中發現,只要用一張打印照片就能代替真人刷臉,騙過小區里的某品牌智能柜,取出了父母的快遞。有媒體隨后證實,該品牌智能柜第一時間下線了該項“刷臉”取快遞服務,但關于人臉識別的安全隱憂,卻留在公眾心上。

 

  “刷臉”場合越來越多,你咋看?有網友稱,采集個人信息應遵守最少夠用原則,不收集不必要的信息,這是維護個人信息安全的底線;不少網友則認為,刷臉不能被“濫用”,很多地方沒必要用。俠客島官方微博4日就如何看待“人臉識別”做了一項網絡調查,其中,約64%的參與者認為,沒有必要所有場合都使用;約10%的參與者認為接受刷臉,享受便捷;約22%的參與者則表示應禁止,剩余的則認為無所謂。

 

   >>人臉識別背后的法律“要點”

 

  強行更換系統是否侵犯了消費者權益?人臉識別的法律邊界在哪里?5日,記者就上述問題采訪了河南繼春律師事務所律師張波。

 

  ●人臉是否屬于法律意義上的“個人信息”?

 

  張波介紹,根據《網絡安全法》規定:“個人信息,是指以電子或者其他方式記錄的,能夠單獨或者與其他信息結合識別自然人個人身份的各種信息,包括但不限于自然人的姓名、出生日期、身份證件號碼、個人生物識別信息、住址、電話號碼等。”因此,他認為,指紋、人臉等信息均屬于個人生物識別信息,屬于法律意義上的個人信息。

 

  ●動物園升級為“刷臉”系統是否侵權?

 

  “是否侵權,主要看兩條。”張波說,動物園采用“刷臉”進園,需要采集消費者的人臉信息,也就是采集個人信息的一種,首先應該征求消費者的同意,而不是強制性的要求;其次,要給消費者選擇的空間,也就是說,如果消費者不同意“刷臉”,園區采用識別年卡+身份證信息也可入園的話,就不存在侵權。對于小區門禁、取快遞等場景的“刷臉”來說,也是如此。若不經過消費者或業主同意,強制性要求采集其個人信息,就可能會侵權。

 

  ●人臉識別可否說上就上,法律邊界在哪里?

 

  “三個原則,合法、正當、必要,引發爭議的這些場所采用‘人臉識別’,正當性或許沒問題,但合法性和必要性都要打個問號。”張波介紹,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二十九條規定得很清楚,經營者收集、使用消費者個人信息,應當遵循合法、正當、必要的原則,明示收集、使用信息的目的、方式和范圍,并經消費者同意。經營者收集、使用消費者個人信息,應當公開其收集、使用規則,不得違反法律、法規的規定和雙方的約定收集、使用信息。

 

  ●如果搜集到的個人信息被泄露怎么辦?

 

  部分公眾反對收集個人信息,主要是擔心被泄露、被非法利用。近些年,個人信息的濫用被各種詬病:小孩剛在醫院出生,推銷奶粉、營養品的電話就開始騷擾家長;孩子剛進學校,課外補習班的電話就來了;在網上隨意瀏覽了幾套房子,各種中介的電話就來了……而“人臉”信息已廣泛應用在手機解鎖、支付等領域,一旦被濫用,不僅僅是幾條垃圾信息的問題,更有可能造成財產的損失。

 

  張波介紹,收集方需要明確責任。消費者權益保護法規定,經營者及其工作人員對收集的消費者個人信息必須嚴格保密,不得泄露、出售或者非法向他人提供。經營者應當采取技術措施和其他必要措施,確保信息安全,防止消費者個人信息泄露、丟失。在發生或可能發生信息泄露、丟失的情況時,應當立即采取補救措施。經營者未經消費者同意或請求,或消費者明確表示拒絕的,不得向其發送商業性信息。

 

  此外,企圖拿公民個人信息謀利者,將受到刑法處罰:違反國家有關規定,向他人出售或者提供公民個人信息,情節嚴重的,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,并處或者單處罰金;情節特別嚴重的,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,并處罰金。違反國家有關規定,將在履行職責或者提供服務過程中獲得的公民個人信息,出售或者提供給他人的,依照前款的規定從重處罰。

網友評論
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
用戶名: 密碼:
驗證碼: 匿名發表
攝制組
攝制組
攝制組
關于本站 - 廣告服務 - 免責申明 - 招聘信息 - 聯系我們
中國有線電視新媒體集團 版權所有,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
Powered by 中國有線新聞臺  © 2011-2020 中國有線電視新聞網
篮球比分22比19图